第22章:黔驴技穷
作者: 黑咖啡呀章节字数:71907万

这位外国大美妞如此刚烈,顿时引发了无数人疯狂打call。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

那天院长亲自告诉她,找到了一个符合孩子的骨髓,而且对方也答应要为孩子移植了。

尤歌躺在吊椅上看星星,总觉得今夜的月色缺点什么,不那么美了。

大家先是兴奋,现在却都很担忧了。

其余的股东都在笑,笑得很假。

尤歌鼓着腮,不满意他的回答,扁扁嘴,低头,小手捏捏自己胸前的软白,嘟嘟囔囔地呢喃:“小吗……我一只手都还握不住呢……难道还要更大点?”

尤歌一愣,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了,他的想象力真不是一般的丰富。

容析元那双精深的瞳眸猛地一缩,不自觉地看向了容老爷子身后的窗户……刚才有个纤细的影子闪过,难道是尤歌?她该不会听到了吧?

当霍律师以家长的身份将尤歌交给容析元时,这场面真是有些感人的,因为来宾们都知道尤歌是宝瑞集团的董事长,父母双亡,所以只有请霍律师作为家长出席。

果然,尤歌皱起了眉头,粉润的小脸露出几分无奈:“看来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也有本难念的经啊,好吧,看在我们是哥们儿的份上,我这段时间还没找到工作,有空我就来这边做饭,反正我自己也是要吃饭的。”

这条裙子是开胸式的,当她从更衣室出来时,许炎正一口茶喝进嘴里,却差点全部喷了出来……她的胸,也太有料了,这个款式穿着,简直能惊爆人眼球!

尤歌惊呆了,难怪在餐厅会遇到那么奇怪的事,原来竟是容析元搞鬼!

“这……我想,何宏森如果对你的重视达到一定程度,他就会考虑你的感受,所以你回去之后尽量跟他亲近一点,他是你爷爷,你哄哄他,一定比哄你父亲还更有效。”

“少爷,等的就是您这句话啊!咱们还怕少爷太傲娇,不肯学着带孩子呢,现在好了,大家都听到了,两个宝宝也听到了,少爷您得赶快练习奶爸技能了。别怪我没提醒您啊少爷,某些男人在成为奶爸之前,那叫一个风流潇洒,但当了奶爸之后可能就截然相反了,如果老婆忙一点的,那这个男人很可能就连给自己挑件好衣服的时间都没有了……什么顶级造型,什么阳光咖啡,什么干净整洁……兴许都从此与您无缘了……”

巧的是,许爸爸就在楼上,许炎刚去的那个病房。

===========

“你哪里不舒服?”尤歌伸出小手在他额头轻触,好烫!

赫枫抱着头坐在角落,没人看见他手掌间有泪水滑落……三枪,容析元是不是就要死了?

霍骏琰正头疼,这次去澳门,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尤其要注意别被媒体盯上,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

翎姐也气得不轻,被尤歌这么注视着,翎姐能感到尤歌身上散发出来的前所未有的霸气和一股压迫感。想不到尤歌还有这样的一面,自己以前还是低估了尤歌。

难以抑制的心痛在蔓延,尤歌这才意识到,今天来这里根本就是个错误。有些事,或许不知道更好,真实往往是残忍的。

她的真心换来虚伪,她不明白为何世界如此复杂?人的真面目为什么那么可怕?

“嗯,奕宝贝那是遗传到我了,我比较稳重安静,你更活泼好动,璇宝贝就继承你的优点。这样挺好,女儿的脾气像你,儿子的脾气想我。”

说起这个事,许炎可是郁闷了好些天呢,今天总算是跟她碰面了,他当然要把钱给她,不然这自尊心怎么受得了。

但苏慕冉又没理由将钱再塞给他,此刻他凌厉的眼神分明带着警告。

这游艇上的东西很齐全,给馋馋冲个牛奶,再来两片面包……还是小奶狗,不能随便给肉吃,怕它吃了不消化或者拉肚子。牛奶面包现在比较适合。

只有沈兆才知道,少爷说的“派人”是会派来什么样的一群,可也只有那种级别的人才可能对抗歹徒吧,不到万不得已,少爷是不会让“雷”出手的。

...一群人回到了酒店,除了许炎之外,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今晚不能救容析元,恐怕是要失眠了。

一个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秃顶男人也不甘示弱,卯足了劲吼:“尤兆龙如果还在世,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女儿败家!”

“现在她不让位,将来公司还会有更大的损失!”

“……”

“哈哈,元哥明天还想吃嫂子做的菜吗?”这小子,一不小心就真相了。

这幅温馨的画面,看在容析元眼里,他也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走过去,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腰。

“你……可恶,你该睡沙发的,怎么跑到chuang上来了?”尤歌说着就动手去推他:“出去,外边沙发才是你的地盘,卧室你别进来!”

“他生病了,刚刚沈兆说容家老爷子吩咐,今晚要容析元和我一起回容家。”尤歌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安。

尤歌的小手抱得更紧了,几乎快要咬到他的耳垂:“你早就知道我父亲害了你的父亲,可你都能爱上我,不跟我我计较,不把仇恨加在我身上,那我为什么不可以也跟你一样呢?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由我们来承担,我想,我的父母和你的父亲,他们在天上也都会理解我们的。”

如果不是这幅画,尤歌也认不出来这是哪里,但拍照的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画的三分之一收入了镜头,虽然不是全部,可尤歌依然能凭这三分之一的画面认出。只因为……这幅油画是尤兆龙生前认识的一位画家所作,右下角的位置就是那位画家的签名。

外边天色已亮,只不过在这屋子里,容析元关上了窗帘,所以就好像是还没从黑夜出来似的。

尤歌微微摇头:“没事,我知道你父亲为什么会那么对我,其实,事实上确实是我伤害过你……”

没有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没有拥挤的交通,蓝天如洗白云悠悠,绿化面积达到50%以上,空气干净清新,道路上几乎看不到垃圾的存在……

容析元想冲上去抱着尤歌,可又在看到她的眼神时停下了脚步。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霸道的总裁了,他现在更多的会去考虑尤歌的感受。

黄经理错愕了几秒,随即赶紧地赔笑:“容总,真是对不住啊,让您久等了。”

“好啦好啦,知道了,许大医生,我会尽快好起来的,一定不会让你名声有损,放心吧。”

她垂着长长的睫毛,遮去了眼底的一丝凌乱,很快稳住了心神,清脆的轻声说:“我知道的,不会一直躲着,该见的时候自然就见了。他是我的心理上的魔障,如果我躲着,那么这几年来,你对我的心理治疗和脑伤的治疗,岂不是白费了?他是我必须要面对的坎儿,跨过去,我才算是战胜了自己。”

可是翎姐却笑着说:“这点小事我可以做的,你等着吧,很快就吃饭了。”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一会儿我去给你买点灭蚊片,夏天快来了,蚊子确实是个伤脑筋的问题。”

“哈哈太好了,有口福啦!”尤歌开心地笑,一下子仿佛所有的阴霾都抛之脑后。

佣人竟然没有多问,请尤歌进去了,在花园里等。

然而尤歌爱着容析元,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霍骏琰不允许自己将心事表露出来,那会使得他的自尊心受到刺激。他宁愿这样默默守着尤歌,当她的保护神,只要她和两个孩子平安无事,他就没什么可求的了。

迫在眉睫的事,容析元准备第二天就和老爷子一起返回香港。

尤歌啃着面包,喝着蜂蜜茶,圆圆的杏眼瞅着他,也不知她在想什么。

台子上那块红色巨幕上,一个巨大的心形花环由999朵玫瑰组成,当中又是容析元和郑皓月的大名,被一圈透明的水晶围着,象征爱如水晶。

尤歌被人拖着上了车,一辆白色面包车,开车的人是那个叫东子的男人。

“嘿嘿……你在说什么呢,谁敢把你当傻子,我第一个不放过他。还有,既然你是今天挂号的最后一个病人,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享受一下特权,允许你跟我一起吃完饭,怎么样?”这货也真够皮厚的。

尤歌见他又是这样想要岔开话题,这回她不会让他得逞了,气呼呼地哼哼:“少来啊,先回答我的问题再说!”

这诊室里静悄悄的,许炎已经说完了,尤歌还一言不发,沉默望着他。

“哈哈……太好了,你竟然是那个游艇王子,那这个周末我要租你家的游艇,你给打个折扣呗,别太高啊,不要超过我一个月公司的四分之一。”尤歌狡黠的眼睛眨呀眨,俏皮地笑着。

“你们……胡说八道!这种事能乱说吗?还不快向你二哥道歉!”这女人跟容炳雄是一条心的,容不得老公被诋毁。

得了,这兄妹间的嘴脸转变太快,跟唱戏似的。他们其实都知道,容炳雄消息灵通,必须要讨好着他,才能多打听一些关于老爷子立遗嘱的事。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是你一个人去。”

容析元做事向来都是有着自己的理由,就像现在,他很久没来这宅子了,才住一晚就赶着走,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尤歌跟容家的人多接触。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尤歌知道容家与尤家的恩怨。

尤歌尴尬地拿起杯子喝水,借此掩饰她狂跳不止的内心……怎么办呢,她竟然觉得这一幕好亲切,好像与他之间的距离又近了。

但尤歌立刻恢复了神志,明眸依旧清澈,没有忘乎所以。

但即使被隐瞒了一些,可已经足够震撼到尤歌了,让她对容析元这个人再一次有了新的认识,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做事会那么狠辣,也理解了为什么容析元和容家其他人无法相处。

容析元内心越发不安,难以踏实,看来他要查查到底怎么回事,是什么导致老爷子态度大变?

许炎眼睛一亮,像是又找到一点曙光。

“许炎,看在卢老先生的面子上,我今天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别以为真的可以明目张胆地勾引有夫之妇。”容析元说完,再也不想逗留,搂着尤歌往前边停车的方向走。

“可是……大少爷,大哥说了,要我们几个兄弟负责您的安全,如果不要我们去医院,这恐怕……不好交代啊……”黑虎很委屈,左右为难,可怜巴巴地瞅着许炎。

在电影开场前五分钟,许炎和苏慕冉到了。

“冉冉,是我啊……”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

没人知道苏慕冉是在为了谁伤神,大家的关心,让苏慕冉感到温暖,但她这才刚失恋,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恢复状态呢,也许她需要时间,需要静一静。

今天龙晓晓给霍骏琰打了电话,他在外地,说是6点钟的飞机回隆青市,估计到家也要9点了。

&nbs

“你叫龙晓晓吧?那我就叫你晓晓了?这么晚了,外边又冷,你来我们家……”霍律师亲切和蔼,慈祥的笑容让龙晓晓减少了些紧张的情绪。

“额?打赌?”苏慕冉愣了愣,一时没明白他说的意思。

“许炎,我们一起散散步吧,现在还不是很晚。”尤歌这是主动在邀请,也是为了要找机会向他解释。

翎姐静静地凝视着佟槿的睡颜,也不知在想什么,过一会儿就出了房门,临走时她的视线瞄了瞄那一瓶枇杷膏……真难喝。

还好早上喝了容析元熬的姜水,经痛的症状减轻了一些,再休息休息就不会疼了吧。

容析元一愣,察觉到尤歌眼角的笑意,知道自己被两个女人合伙给忽悠了。尤歌怎么会不愿意呢,她的心她的人,从来都是属于他的。

霍骏琰就在角落坐着,很少插话,看着别人有说有笑的样子,看着人家夫妻恩爱的画面,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心里的酸涩总是抑制不住,干脆不看,省得更心塞。

“朱坤抓到了,在他亲戚家里躲着,我们去的时候,他正打算跑,还好去得及时,不过,人虽然抓到了,但有个坏消息是……朱坤由于之前在赌场里豪赌,不仅输得精光,还欠赌场几十万,他家里现在连几千块都拿不出,你的医药费,他暂时就无法赔付,可他妻子说,会筹钱,尽快会将钱送到医院来,估计需要好几天。这段时间,如果医药费不够了,你可以说一声。”

许炎轻轻点头,想到先前在办公室里的窗户看到尤歌和容析元带着孩子离开,他的心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受了,可还是没能彻底放下。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吧。

尤歌羞恼,这人的精力怎么这么好?

“你是说容析元抛弃了刚才那个女人,跟别人结婚了?不太可能吧?”

“这不科学啊……”尤歌在喃喃自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有三分疑惑,三分窃喜,还有几分莫名其妙的心疼。

因为听到惊呼声,所以全场的人都往这边看,一时间,宝瑞展区成了瞩目的焦点!

“ok!”贵妇果真是豪迈,一口气就想买下,可是……

抛开其他都不说,只是尤歌这亲民的表现就让人感觉很舒服,没架子,谦虚好学,半句没提过自己在国外也是名校毕业的资历,还有她脸上的微笑就是最好的招牌,无形中可以拉近与人之间的距离。

车上不是没人看见,只是不愿意站出来而已,本着不惹祸上身的原则,会有人选择沉默,然而霍骏琰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了。并非因为他和龙晓晓认识,而是他骨子里有与生俱来的正义感。

卓毅记忆力确实好,他记得龙晓晓也是当年在大学里时常出现在他周围的女生之一。如果没料错,兴许当年龙晓晓还喜欢过他呢。因为在大学里喜欢他的女生太多了,今天遇到龙晓晓,卓毅是意外中的惊喜,这个女生比大学时变化不小,出落得亭亭玉立,尤其是她身上那种干净得气息,会让他想要去接近,比他平时见那些莺莺燕燕顺眼多了。

容析元不动声色,只是冷笑说:“看来你像是有话要说?”

容析元嘴角轻勾着一丝笑意,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带着几分冷狠。

可是下一秒,只听一声甜甜的“姨夫”,出自尤歌的口中,叫得可亲热了。

容析元的一只手拿着酒杯,可好像捏得太紧,恨不得捏爆似的。

想到这里,容析元莫名地感到胸口一痛,从未有过的酸涩蔓延开来……可怜一个大男人,生平第一次尝到了什么是“陈醋”的味道。

“你……你放开我,很多人在看!”尤歌真急了,她没想到容析元这么大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她未来的姨夫,他怎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抱她!

尤建军依然在宝瑞集团,只是现在变成了副经理,被降职了。他曾经也是觊觎尤歌的位置,做梦都想当上董事长,可现在,董事长成了容析元,他如果还想要在宝瑞继续下去,唯独只有抓紧尤歌这根稻草,而她却不见了。

冯奎也不笨,尽管惧怕,可还是老老实实地交代了失去尤歌的过程……

不是尤歌敲的,是树林里突然冒出来的人,偷袭了冯奎和他的手下,还用口罩遮面,完全看不清楚是谁,只知道是个男人……

“担心尤歌?”

许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松开的话,她就要脱,可他怎么能让她脱?

尤歌拿起了手机,看看时间,是清晨五点五十分。

而此时此刻,他又在哪里呢?

心底没来由地一阵烦闷,尤歌快速洗完澡,准备睡觉。

容析元身上散发着酒气,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顺手拿起一盒……

前来开门的佣人不认识尤歌,态度很傲慢。

佣人将铁门上的小窗口打开,打量着尤歌,面露不屑:“我们家小姐有客人在,不方便接待你。”

“上次不是叫你收回保镖了吗?”

“哎,你们男人就是爱逞强,分明就是累了疲倦了,可在女人面前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是你的家,我是你翎姐,在我面前你不用有压力,有心事或是烦恼,都可以跟翎姐说说,就像以前在孤儿院里那样。”

她雪白的肌肤变得略带晶莹的粉,在灯光下犹如艺术品般精美迷人,在他的攻势下,她差点把持不住,忍着没叫出声,紧紧抓着他的肩膀,半咬的红唇和她痴迷的眼神,足以让男人奋不顾身了。

容析元听了这话,脸色缓和了一点,可还是忍不住说:“你觉得我以前做的时间太长?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坚持越久越好,所以我经常都是故意忍着不释放,希望把持久一点,好让你满足嘛……”

这可把容析元给吓到,赶紧地过去了,抱起奕宝贝。

...会走路会唱歌的玩具熊确实太招人爱了,可这神奇之处,其实说穿了都是容析元的心思。

刚到chuang边,怀里的小人儿就睁开了眼睛,瞅见他嘴角有奶油,她凑上去伸出了小舌头……轰!容析元只觉得脑子一热,原本想放开的手却反而骤然将她抱紧!

“嫂子……”

尤歌空洞无神的双眸尽是一片凄凉,撕心裂肺的痛在侵蚀着她的血肉和每个细胞,她现在只知道一件事——翎姐怀了容析元的孩子。

“咯咯咯……我不取笑你……咯咯咯……你别咬我啦,手指好麻……”尤歌是很敏感很怕痒的,这样被他咬着,不但不疼,反而是酥麻酥麻的,热乎乎的好似有电流从指尖窜入肌肤,令人忍不住心悸。

实际上,帅大叔都为尤歌捏把汗,他只是说得轻松,为的是怕增加尤歌的恐惧,但危险还是存在的。

“嗯?这词不错……”说着,他灼热的气息已经铺天盖地袭来,攫住她粉红的小嘴,一瞬间,呼吸加重。

但这时,埋首在她胸前的男人却含糊地低语:“你的生理期是刚过?”

这货,现在不觉得围墙碍眼了?想想第一天看到围墙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吃瘪啊,被尤歌气得七窍生烟,再想想,那好像也是乐趣的一种,因为两人早就雨过天晴了。

香港容家的态度,最近显得有些奇怪,容炳雄不来大陆视察了,貌似重心全放在了香港,据说他在容家大宅待的时间更多,陪老爷子的时间更多。

尤歌思忖着反正容析元现在也进不来,她想咋地,他都没辙!

“什么?!”

那位女记者更是急忙跟上去,敏锐的新闻触觉告诉她,有料了!

尤歌心里那个气啊,越发觉得这个警察就是故意的。

佟槿不语,可这张年轻帅气的脸庞却蒙上一层冰。别看佟槿平时都是暖男型的,可他真要对谁冷淡的时候,那也能变成一座冰山。

只不过,当初为了保险起见,容析元在这堵墙背后的一面铺满了石材,很厚那种。这样一来,外边有人敲墙壁就不容易出现空响声。

许炎还没说话,苏慕冉自己一饮而尽,许炎有点无奈地摇摇头……算了,谁让人家是女金刚呢,喝酒都这么干的么,不慢慢喝着品尝?

能当面这样跟许炎说话的人不多,苏慕冉率直的个性,就算喜欢许炎,她也不会唯唯诺诺的,有话直说,这也是她一大优点。

苏慕冉怀疑的目光,显然是不信许炎会下厨。

千头万绪,总算是有了一点进展,容析元却不能松懈,更迫切地要找出那个企图谋害尤歌的,隐藏在暗处的黑手。

没错,这里对尤歌来说,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她和容析元遇上了,从那之后就开始了不休的纠缠……

这里上班的导购都要听她的指挥和安排,她喜欢这样支配人的感觉。

容析元心头一紧,她的磨蹭所带来的刺激感,被心疼所代替了,他无法在这种时候生出邪恶的念头,但还是紧紧搂着她,似乎也是很喜欢这香软的娇躯被抱在怀里的感觉。

此刻,尤歌坐在私人飞机上,她对面坐的是雷,两人从一上飞机就开始议论了,就像两个好奇的孩子。

她来干什么?她怎么知道他家在这里的?难道她跟踪来的?

黑虎讪讪地笑:“知道啦少爷,我一定不会告诉老大你已经被苏慕冉打败了还挂彩了……”

每年,这种珍珠的出口还会受到当地zf的限制,一部分是用于拍卖出售。可想而知,宝瑞是费了多大的劲才能保证公司每年都有220颗的资源,这已经是相当惊人的,若不是前任董事长生前就打下的坚实基础,凭郑皓月自身,都无法拿到货源。

另外一个女生叫乔馨,和夏晴雪很要好,两人和尤歌在一块儿,聊了很读小学时候的事情,加上还有一条可爱的小狗狗香香,这气氛到也融洽,难得的轻松。

一旁的乔馨也立刻附和:“是啊,尤歌,你是董事长嘛……我想要一对黑珍珠的耳环,想了好久了,可是每次都买不到,尤歌,可以帮忙吗?”

好像一切都风平浪静,可事实上却涌动着看不见的暗流。尤歌知道,她与容析元始终有正面交锋的一天,不可避免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190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