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树子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183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4章:贯斗双龙

树子梅 41832

“好好看看吧!你拿不住她的,耀阳。裴淼心还年轻,她的人生还有可能,可是你呢?你已经玩不起了。”

下午在本城最大的一间超五星级酒店里会餐时,曲市长跟曲母都早早坐在了包间,看见裴淼心近来便伸手招呼她坐下。

裴淼心直觉曲臣羽这次生病一定不会是件小事情,且看桂姐先前同曲耀阳的反应,他们好像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时刻做着应急准备。

“是。”曲耀阳闷声回答道。

“心心……心心……你乖,一会就不难受了,一会你就会跟从前一样舒服了……”曲耀阳轻声哄着,在她一遍又一遍的轻吟中一口含住她一边的红樱桃。

“哦?”曲耀阳挑眉,颇有些意味深长地望向餐厅经理。这也是他进入这间酒店以来,第一次正眼瞧这个男人。

于康自是心领神会,赶忙回身交代陈副总等人先带员工下去,留下曲耀阳想要留下的人。

繁忙工作了一整天,快到下班时间时,秘书室里突然来了人,说是新的合同已经准备好了,问曲耀阳什么时候有空到“玉奇珠宝”那边,完成所有人事上的接管和财务上的对接。

期间,他头都没抬,厉目在面前的件上扫过,恨不能一目十行,巴不得赶紧看完了好签字走人,可这秘书偏生不知好歹,这时候闯进来丢工作给他做什么?

心动不如行动,等到曲婉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她已经像只快乐的小鸟一般冲上前去,一把从身后抱住男人的腰肢。

裴淼心想,也不知道这几日曲耀阳在医院里的情况到底怎样,自那天从医院里离开,她当真一次都没再回去看过他了。包括芽芽时不时问起关于那个“巴巴”的情况,她也只是同女儿说,他去了外地公干。

她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似乎就是那一瞬间,她开始明白这几次见到他,那个盛气凌人的男人怎么会动不动就红了眼睛,以及,大多数时候她会想,当他在同芽芽说那番话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

站在门边的沈俊豪微微挑了眉,望着一脸正经站在门边扣完了门开口说话的曲耀阳。

裴淼心闭口没再说话,牵住裙摆下车。

有记者不小地打了个寒战,也有不识趣的,轻啐了一声,说这也不过是个破落公子罢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是朱秘书打来的电话吗?”沈俊豪果然在楼前驻足,回身。

夏芷柔还要发飙,夏母赶紧在这时候拉住她道:“别在这吵,你妹妹年纪也大了,管得了你就管,管不了就算了。再说了,刚才我看见那什么飞的穿戴也不是太差,说不定这次你妹妹真能挑个好的,到时候你在曲家也能有个倚仗不是?”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坐在这间极度压抑的牢房探监室里,集体探监的地方,周围不断有人起身,又换了新的人进来。

有些僵硬地扯了扯唇角,她说:“臣羽,我知道了。你以为时至今日,我的脑袋还是那么不开窍,明明知道他已经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结婚生子,还会脑子发热,一门心思地用热脸颊去贴他的冷屁股?臣羽,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犯过一次错误我已经知道怕了。”

她纵是白痴也看得出来,定是这辆宝马suv在停车倒车的时候,就这么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小车撞了个凹陷。不过索性它还在这里,想是这开车的主人到底得有多么嚣张,撞凹了的车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跑也不找她,就直接把这辆肇事的车停在她的旁边,看她究竟能怎么着。

说完了他抬腿就走,看得裴淼心一脸莫名其妙。

她在他面前扮清纯扮无辜,只要是他喜欢的,她什么都能扮演,再加上那早被宠坏了的大小姐脾气,老是仗着自己家的势力在外为所欲为,这姑娘早已不是一般人能够收拾的狠角色。

“……曲耀阳现在在‘御园’的房子里,密码还是我上次告诉你的那个密码,你可不可以帮我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冲翟俊楠点了点头道:“你好,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裴淼心忍俊不禁,“你无聊我可不无聊,再说,我已经结婚了,还是两个孩子的妈。”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这时候曲耀阳的火气更大,“谁让你没事跑到童南路去的?大半夜的你跑她公司楼下找她做什么?”

裴淼心抬头望了望这暗沉的天色,到处黑压压一片,似乎真是要下大暴雨的样子。

“你是不是真不记得我是谁了?”

“哈!”易琛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看了看周围,再指了指自己,“我下流?我怎么你了,我就下流?我真正下流的时候你见识过么!你知道么!你体验过么!”

裴淼心恨恨抬手去打他,“你干什么你?你想干嘛你?”

“妈!妈我跟您说,这、这报纸上登的内容耀阳他其实早就晓得的,我没有骗他,我真的从来都没有骗过他!他是因为爱我怜惜我所以才接受我的,您不能就这么拆散了我们,不然耀阳回来他一定会伤心难过的!”

“用不着!”她别过脸,揩过自己的眼角,“我现在完全不想听到你说话,你走吧!我们之间早就完了!”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所以,什么要我留下来吃最后的一餐饭?你根本就是故意整我的,既然这样,还非要我留下来吃什么饭?”

苏晓差点急跳起来,“你、你做人怎么能这个样子!你臭不要脸!”

低了头再去看地上仍然怔得有些出神的裴淼心,“还有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蛋!谁再做这种无聊又幼稚的事情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站在客厅中央的曲母,望了望主卧,又去望面前的儿子。

她娇羞着,双手缠上他的腰肢,抱着他仰起头来,“大叔,我头好晕。”

曲耀阳的头顶顿时电闪雷鸣,“裴淼心,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阳台上踹下去?!”

他发现她水盈盈的目光,不觉弯了下唇,“怎么了,我说工作上的事会不会让你觉得很闷?”

万晓柔到是适时勾唇笑笑,什么话都没有多说,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小江递了张芯片过来,万晓柔便不动声色地将它拽在手里。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你知道,我本来想介绍你去我爸的公司工作,可我问过uncle何,他说你的专业并不对口,更何况你现在曲家少奶奶跟市长儿媳妇的身份,轻易没有哪家公司敢用你,用你就是给曲家的脸上抹黑,这事儿谁都不愿意。”

“好了,爷爷,我约了朋友,我先闪了!”

爷爷精神不好,忽又想起还在楼上房间里昏睡的奶奶,几步起身就要离开,餐桌上的众人也跟着依次散去,唯曲婉婉临去前偷偷望了她一眼。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尤嘉轩见她那副模样,立时就心疼得跨步上来。

厉冥皓却在这当头把他给挡了,也不知道轻声在后者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但见尤嘉轩的面色苍白眸底也似泛着难堪的心疼。果不其然,他竟然管都不管自己,就这样转身同厉冥皓走掉了。

梳妆镜前落了张男人的脸,是曲臣羽,微笑着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肩上,“不用画也一样漂亮了,待会晚餐时全都是些爷爷叔伯,你画那么漂亮,诚心让他们嫉妒我不成?”

下意识的一躲,曲臣羽刚一怔忪,裴淼心已经笑了起来,“我刚刚才擦了口红,你也想擦一些吗?”

裴淼心咬着唇坐在那里,却到底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裴淼心点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叫我什么都行。”

洛佳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才道:“其实刚接到总部下发的通知,说你要过来接手我们跟踪了这么久却没有拿下的大案子时,我心里挺不痛快你的,真的。我就想,你才多大年纪啊?过二十五了吗?一个半大的小姑娘,比我还小三岁呢,到底凭什么来当我们的总监,还得管着我啊!”

裴淼心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曲耀阳便直觉再劝无用。

“曲总。”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午夜时分,宾客们才散去。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顺势摸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上面的电话。

听他一说,她赶忙抬手去揩自己的额头,果不其然被他刚才那一吓,真的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一群公子小姐约在远郊的马场里见,各自领了各自的马在草坪上散步时,就有玩得好的女孩子问:“婉婉,你男朋友呢?怎么从前就光听你说,却从来不见他来让我们见一见?”

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多时,曲臣羽陪她去做产检的时候,芽芽总陪伴在她左右。

他的脚步一顿,似乎为着这句“我们”,站在原地一直没有吭声。

他皱着眉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她已经很认真地从底下的橱柜里面拿出锅子烧水——她在弄东西给他吃,虽然只是一包泡面,但这节骨眼上,他似乎都不应该再说她些什么。

“你这么晚了还吃东西对胃不好,少吃一点早点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到爷爷奶奶那去。”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眼,“我看上去有那么累吗?”

吴曦媛皱眉去拉了把裴淼心的衣角,小小声道:“我打电话叫拓已君下来接我们吧!我的车就在你们家车库里停着的。”

裴淼心看着满桌子的烤肉才发现根本就没办法吃,可是这会肚子又饿了,可不得眼巴巴地望着,无比哀怨地道:“要不我还是去给你煮碗面……”

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才道:“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你这样的人?”

“我认识她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情……”

有医生护士从其他病房里面冲出来,要她小声点,别在走廊上喧哗,就连曲母也从聂皖瑜的病房里冲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慌忙去拉了儿子道:“耀阳,你快进来看看,皖瑜一直都念叨着你呢!”

曲耀阳见她抢先一步抱走了女儿,正要迈步上前,却叫曲婉婉一下挡在跟前。

他并非诚心想要同她过不去,只是太过鲜明的对比,她把以前只会对着他的笑颜扯得分崩离析。她不再缠他不再耍无赖,也不再对着他没心没肺地笑了。

裴淼心低头翻着,折腾了半天,还是无辜抬头,“我、我好像就没有拿钥匙……”

芽芽这会儿才放下手中的ipad道:“那还不简单啊!麻麻最爱芽芽了,只要芽芽帮你,麻麻一定不会再生气了。”

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窃笑或是震惊。

裴淼心回头,竟然眼睁睁看着那只卡通熊在自己面前跪下,手中一条横幅拉开:“dear心,嫁给我好么?”

曲臣羽凑在裴淼心身边,问:“冷不冷?”

“您是芽芽的奶奶,我跟臣羽孝敬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存在什么装或不装。”

“算了吧!”裴淼心伸手来拉了拉他,“我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么容易就被她几句话气出毛病,其实也怪不着她。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看到曲夫人的时候,她还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只是可惜,一个女人如果真的伤了心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那被唤作“皖瑜”的年轻女孩笑笑,说:“我不碍事的,里头还有两个菜,都是耀阳爱吃的,我想去把它们炒炒再出来。”

“你的心意我肯定会向老人家传达,东西不在乎贵重,心意才是最要紧的。还有你爸妈那边,北京最近风沙也挺大的,他们也得多注意养身。改天,改天我同老曲有机会去到北京,一定要单独请你爸妈出来吃饭喝茶,你若嫁进我们曲家,那大家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聂皖瑜的小脸更红,“不怕伯母消化,其实我原不会做什么菜的,只是认识耀阳以后,他喜欢吃,我才特意去学,想着以后能天天做给他吃。”

裴淼心同她笑笑,说:“你呢?刚才听苏晓说起你跟乔家那位朗少的事情。”

“唉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刚才受罪的是人雷少跟朗少,他们都没叫唤了,你们搁这叫什么啊!”

看着曲臣羽和裴淼心手拉着手去向在场的各位宾客敬酒,他觉得自己呼吸冰寒,血液也似不会流通,凝固地卡在血管里把他冻得全身都疼,咽喉处更是被那辛辣如玻璃渣的感觉弄得像要咳出血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美的时候。

“曲子恒我提醒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曲耀阳已经动怒。

曲母激动得几乎就快跳起来了,“你想干什么你?这时候你问我们家耀阳做什么?我告诉你,就算是他来了也帮不了你!他凭什么要帮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没人要的弃妇,一个死了老公的丑寡妇,你以为你还值几个钱啊!我儿子他会稀罕你?”

裴淼心那会正好牵着女儿从住院大厅里出来,左右张望的当口正好看见一辆深黑色的法拉利跑车在空地上停稳。

她透过眼角余光偷偷去看这对父女,只觉得晨光的掩映下将他们的面容都衬托得极好,他本就拥有天之骄子的面容,身材颀长却也精瘦而结实,而芽芽几乎继承了他身上所有的优点,鼻子高挺棱角分明,只是孩童的圆脸和漂亮的齐刘海都让她看上去更可爱几分。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小家伙被裴淼心抱在怀里仍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曲耀阳自嘲一笑,凤眸里似一瞬染上极浓的血丝,迅速偏转过头看着一侧的墙壁,只字未提。

那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所以私生子的名份,在他头上一扣就是七八年。等到曲市长好不容易坚决同原配离了婚后与母亲再婚,才有了曲子恒跟曲婉婉。他虽然疼爱弟弟妹妹,可他们谁也不会懂得那许多年来他在“私生子”这顶高帽下所过的日子。

他的脑袋成了一滩浆糊,一个是他曾经深爱有情有义为他奉献了十年青春,一个是后来出现却不着痕迹地温暖着他整个灵魂。他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总归没有办法两全,他给了其中一个爱情,自然只能给另外一个婚姻。

可是曲耀阳的理解却不是这样。

那个家,从来都在那里,只是他从来不曾,认真去看过罢了。

“臣羽!”裴淼心又是一声轻叫,“你哥……有人在,你不要这样……”

“你做公开道歉的时候,我们公关部会代表‘玉奇’与媒体接触,尽量将这件事情大事化小,不会将事态扩大到我们无法控制的地步。”

kity在旁边听着都跟着瞪大了眼睛。

先前还抬头望着这边的员工纷纷低头,舒玲玲也是冷冷翻了个白眼走过来,丢一叠件到kity面前,说:“这报告赶着用的,你做一下,下班前拿到我办公室来。”

“什么?私人恩怨……”陈副总质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裴淼心已经绕开他,正对上那坐在上座里状似一派优贵气的女人——夏芷柔。

她的背景声音很吵,“我现在跟几个同事在附近的餐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曲耀阳也万是没有想到会在此时此刻看到她的,“你……你怎么……”

他突然就开始怀念曾经那些就快隐没在记忆里的画面,不管是她的脖颈还是锁骨,那里都是他曾吻过的。最激情澎湃的时刻,他曾经一边吻着她的脖颈、重重喘息,一边用力埋在她的身体里。

可是这句话她没敢问,其实刚才在hr那位阿may介绍年婷就在她隔壁的办公室时,她的心底就沉了沉。

就像现在,她只知道他在她里面……

严雨西还是对着李卓,“我都跟你说过了,想要钱就得先充实自己。这年头光漂亮已经没有多大用了,什么都得讲究技术含量,就你那,不行!”

裴淼心的大脑瞬间晃过一阵苍白,她从没想过主动去招惹她们,却不曾想,竟还是在这样的地方碰了个正着。

裴淼心轻推了推那柜台经理,“李姐,还是让我来吧!我来服侍这位……太太跟小姐。”

他还想听她说爱情。

可是裴淼心听着都想大笑出声,明明已经红着眼睛,还是继续坚持:“你觉得可能吗?今时今日这种情况,你已经和你心心念念那么久的女人结婚在一起了,你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一切不都是你梦寐以求的吗?你想得到的全部都得到了,何苦再来纠缠我啊?”

夏芷柔听着就有些恍惚,侧过头来望着自己的母亲,“妈,你……”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正一边哄着笑着,说:“耀阳,你看我的孩子多么可爱。”

“明面儿上,我给你面子,还像从前一样待你,过去了的事情我也不会再提。”

她莫名其妙地眨了几下眼睛,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反而让干了这等搓事的易琛有些不上不下的摸不着头脑。

“你要学东西也不是这样的!你……你让我见到姨妈该怎么说啊?”

裴父裴母一怔,望向自己的女婿。

小讨厌?

“我自己一个人挺好的,我会自己照顾自己。”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真的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家了,耀阳。”

裴淼心没有动弹,只这一抱,也感觉到他身上的冷。

曲母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整个宴会厅一半以上的人发现这边的动静,纷纷拿着酒杯望了过来。

谣言的范围被近一步扩大,本来在楼梯旁同朋友说着话的曲婉婉,也遥遥看到被困在人群中的母亲跟裴淼心。

从前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说这句话的人完全就是扯淡。

曲耀阳脸上的表情复杂地转换了许多,最后才在一声嗤笑中弯下身子,帮她一通把碗洗了。

裴淼心下意识地躲开,“没有,我只是想起一些从前的事情,但其实你一点都不需要知道,因为那些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人死了自然就有人追究责任,抽丝剥茧的,一层一层挖开,最后就找到她们几个刚刚滋补完、还在震惊当中没有回过神的富太太。

话虽未必就是原话,可现下这个节骨眼里,也就只有这句话能煞住面前的两个人。

眼角湿湿嗒嗒的,她不知道耳边是不是又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的心莫名烦躁不停。

至于另外一道背对着她的身影,单靠外型也觉得其身形极高,光影里几乎遮住那女人全部的身影,可他只留一个背影给她,坚毅,而且挺拔的背影。

她与他擦身而过,曲耀阳点头说:“谢谢。”

“宝宝还没有一个名字……臣羽甚至还来不及给他的孩子取一个名字就……就……”她一句话卡在喉头,好像什么如刃的针芒,刺得她五脏六腑都开始疼痛。

痛苦到极致的时候,他想结婚会不会好一点,只要他同别的女人结婚了,便能断了这可怖的想法,不再去打扰弟弟那些好不容易得来的爱与一切。

厉冥皓也用房卡开了门进去,一扭头将行李箱往边上一踢,“任何感情好的场面也不过就是一场凭空作秀罢了。说到底这世上的所谓爱情不过都是一样,再爱对方又能如何,一样抵挡不了身体上的诱惑和精神出轨。人啊!就是这世上最贱却要故作高贵的生物,等那张假面具被人揭穿,才是最难看的时候。”

她弄不清楚聂皖瑜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门口,照理说,原先在a市的时候她们两人就没什么交集,可是后来却也是自己与厉冥皓达成的协议,让他拎着聂皖瑜料出了a市。

陈妈正支吾着不知该如何接话,餐厅里的曲母已经笑呵呵地奔到门边,“哟!耀阳!我们家耀阳可算回来了!外头冷吧!快进屋!”

他为着她的话一怔,好半天没有回过神。

好像什么猛烈的情绪瞬间划破他的心脏,划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他又觉得周围那些未融化的白雪也算不得什么,哪怕是刺骨的寒风,这一刻比起他的心,也冷不到哪去。那时候她还是个叽叽喳喳跟在自己身后跑的没心没肺的小孩子,那时候她总能想方设法地来引起他的注意,也不管他是不是关心和在意,不管她做什么,全部都是为了自己。

可是该死,现在她与她……谁又来教教他该怎么办?

易琛为着面前疏离的情况皱起了眉头,“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芷柔,你看这……”

她没理他,那身影却快速走到她跟前,夺过她手里的酒瓶,“这酒喝多了伤身。”

“我害怕自己的迫切和热情得不到任何回应。”

她踩着小巷子里的每一寸土地想要奔到对面的大马路上,可是曲耀阳的动作却快过她许多,直接从身后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就往停在路边的车快步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