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树子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183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章:化狂

树子梅 41832

    “魅族的王族之人……”谢芳华眯起眼睛,想起了秦铮的师父。可惜,他死了。

    小君数数日子,月底了啊。亲爱的们,有月票的赶紧投了吧啊!否则我隔空抽她都没有力气~(>_

谢云澜面色一变,“恐怕族长首先就不会同意!这样是彻底分化了我们谢氏!”

几人惊醒,几乎同一时间收回视线,互相尴尬地看了一眼,对秦铮露出歉意的笑。

侍画也无奈地笑了,走了出去。

他对她的方法和对依梦的方法天壤之别。一个是花样暴虐,一个是极尽温柔。可是结果却是如出一辙。同样让她们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谢芳华抿着唇,不言语。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忠勇侯腾地站起身,满面怒意,对谢芳华问,“此事当真?为何我从没听说过?”

谢芳华也皱眉,“我所知道的就是有人要借我对付忠勇侯府,四皇子是被我牵连的。至于临汾镇统兵和启封城统兵的八百里加急,恕我一个女子,实在猜不出他们凭什么根据说是害四皇子的。毕竟这一路上,四皇子是扮女眷跟随的队伍,没走漏丝毫风声。”

云水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他,他发现自己昏迷醒来,似乎不认识言轻了一般。

秦钰微笑,“我不是对任何一个黑夜中在山林碰到的人有好奇心,而是对深夜在这里碰到你有好奇心罢了。毕竟忠勇侯府的小姐自小学习闺仪,深夜出现在这里,实在不妥当。传扬出去,有损忠勇侯府世家名门之闺训。”

这时,秦钰带着人马也冲过了山坳,来到了面前。

她看着他,心底有些沉。

“不困了!等着你。”秦铮摇头。

若是往日,即便再晚,他也会叫他进去问问今日在左相府都做了什么,左相与他说了什么,他是怎么表现的,怎么回答的。可是如今,他一句话没问。

“他们又怎么了?”秦浩问。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这个恶人!

谢芳华想着论起不是人,非秦铮莫属了!欺负人欺负得这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也该对他竖起大拇指了。谁要做他仇敌,倒霉了。

“你这些年没好好吃饭挑食的原因。”秦铮放下菜。

“呀,那是小白狐!”秦倾忽然转过身,惊喜地喊了一声。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

作者有话:亲爱的,你移情别恋真的好么?不过在京门里是该爱京门的人物哈……昨天我在后台看到秦铮的订阅号了。id大战……你们也太厉害了……恭喜抢到id的亲们!o(n_n)o~ ~ ...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不去!”王倾媚立即反驳。

时间。”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来到老庵主的住处,谢芳华一眼便看到了塌了一半的房屋。

谢芳华道,“她们是被砸死的没错,没有什么不对劲。”

燕岚凑近谢芳华,小声问,“怎么回事儿?昨夜咱们刚说这老庵主有问题,她就被房屋倒塌砸死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大长公主面色现出凝重和愁容,压低声音说,“你们不明白,你被梦魔这件事儿,哪里有那么简单?娘不想继续查下去,也是不想我们大长公主府卷入其中。京城内外接连出事儿,今年真是多事之秋。”

谢芳华给他倒了一杯茶,不置可否。沽名钓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万万不可,小王爷和小王妃不在漠北军营,您去了也见不到。”

秦钰气虽然消了些,但眉头却拧着,点头,“如今响午了,大伯母留在宫中用午膳吧。”

李沐清站着没动。

郑孝扬见李沐清点头,也跟着点了点头。

李沐清微笑,“的确跟你比不了。”

谢芳华让开床前,对秦钰道,“应该是极细的一根针,你现在对着他后背心运功,用内力吸,他的后背心应该会吸出一根针来。”

众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韩述的后背和秦钰的手。

永康侯吓得脸一白,面色大变。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春花、秋月待他离开后,悄悄推开门,进了屋。

春花和秋月走了下去,为她关好了房门。

大约过了一盏茶,早先跟着谢云澜那小童抱着一个暖炉和一个暖水袋来到了西跨院,春花、秋月迎了出去,他将暖炉和暖水袋交给二人,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若是谢氏完,南秦皇上也完,所以,世事多变,匪夷所思,南秦和谢氏必须联手一致对外。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春兰低头,仔细地想,“昨日……刘侧妃,府中的丫鬟婆子小厮,除了落梅居的人外,都调动了。”话落,她道,“难道是刘侧妃下毒”

英亲王妃偏头看向谢芳华。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到底是什么人给她下了虫咒之术”英亲王妃心下胆寒,握住谢芳华的手。

“你们来了进来说话。”英亲王妃出声示意二人进来。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那路途中呢再出什么事情呢”秦钰看着她,“你没找到他之前呢到底什么事情,非要你出京证实不是说好交给李沐清和秦铮的吗”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谢芳华揉额头,想着以后她还是不要在秦钰身边待着了,比秦铮还婆妈,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算了。总好过被这么个已经渐渐有了皇上架子和脾气的人管着好。

秦钰已经换好便服,等在了宫门口,见谢芳华出来,他挑了挑眉,对她道,“将小橙子带上。以后他就跟着你了。”

秦钰对谢芳华淡淡道,“你若是不要他,如今朕就赐死他算了。”

谢芳华微笑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去吊唁,只能这么素净。”

金燕恍然,“即便如此,你往日穿戴虽然华丽,但也没刻意打扮,不如去挑些喜欢的,好好打扮一番,你若是刻意打扮啊,这南秦京城里,谁也美不过你去。”话落,她眼眸扫了秦铮一眼,用娟帕捂着嘴笑,“今日铮表哥却是穿着华丽,你们这样站在一起,实在是让人看得分明有趣。”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她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也清晰地看到了被绑着的那个人是谢云澜,他上身**,遍布伤痕,而给他在背后扎根的那个人是赵柯。

    谢芳华仿佛没看到赵柯的脸色,慢慢地挪步出了暗室。紧接着,又挪步出了屏风后,进而挪步出了房间,来到了房门口。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也不是全无可能。”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挥手照着李如碧脖颈轻轻一敲,李如碧顿时昏了过去。他伸手接住她,“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干什么爹、娘,你们都出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小王妃给妹妹救治。”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进宫待嫁就进宫待嫁吧这是皇上给忠勇侯府的荣耀,忠勇侯府怎么也不能不识抬举抗旨不尊。”谢芳华无所谓地道,“更何况,还以着奖赏秦铮的名义,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谢林溪也叹了口气。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得罪秦钰。所以,忠勇侯想了想,还是亲自迎了出去,崔允等人跟了出去。当然,谢芳华坐着没动,言宸避开了。

“恭喜老侯爷”秦钰见到忠勇侯,含笑恭喜。

“承蒙皇上和太子厚爱”忠勇侯胡子翘了翘,直接问,“太子是来接华丫头入宫”

“是啊,我亲自来接她入宫,能处处照应些,皇宫诸事烦乱,我怕她不适,有什么不妥。”秦钰微笑。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等五人进了幽兰苑,恍惚见到里面坐着很多人,齐齐犹豫了一下,对看一眼,燕亭传给几人一个“怕什么的眼神”,当先走了进去,几人只能跟上。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