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树子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183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5章:血盆大口

树子梅 41832

侍书虽然不明白原因,但还是从秦铮的语气里闻到了火味,他点点头,行了个告退礼。

秦铮站在门口,并没有立即进屋,直到侍书身影消失,他才抿了抿唇,转身回了屋。

谢芳华不置可否,“我花了大力气救了清河崔氏的三公子,为的是拿下清河,必要的时候能够为我所用。清河二老爷太过窝囊,扶不起来,听言自小跟在秦铮身边,被他保护得太好了,不堪大用。清河崔氏三公子崔意端太小,更不能用。放眼清河崔氏,我能够用的人,只能是崔意芝。况且他聪明有心思,所以,崔意芝自然不能死在路上。”

“我身体只要焚心不发作,便没大碍,秦铮不跟着,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谢云澜道。

谢芳华走了进去。

隐隐间,指责皇帝者居多,百姓们茶余饭后,大多爱看戏,这样的事情就跟戏本子上演的棒打鸳鸯一般。自古,男子休妻后,不耽误嫁娶,女子被休后,却不同,难得再寻到好人家嫁。所以,无论多少人在议论,言谈间,都为谢芳华抱不平,可惜这样出身在钟鸣鼎食之家谢氏的金尊玉贵的小姐,偏偏也躲不开被休的命运。

谢云澜似笑非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谢氏一直以来招皇上最忌讳的地方就是人才太多。聪明人大有人在,很多人都觉得,你接手庶务,怕是会打破以往的规矩,都有些紧张。”

“哥哥只管专心修桥,至于崔意芝嘛……”谢芳华用拇指捻着中指,“他是辅助你的人,你可着劲地用。至于皇上,应该是不乐意见到你们交好的。”

崔意芝忽然也撤回手中的宝剑,“铮表兄在皇宫伤势很重,芳华小姐看起来并不担心他

可是如今,看着这些,她忽然觉得,那八年轻若云烟,这里才藏着她的重中之重。

谢芳华伸手捶他,哭得太久,嗓子哑,断断续续地哽咽,“我这么一点儿眼泪,怎么会哭塌院墙……”

谢芳华一招不得手,随后追到了院中,秦铮随手折了一株梅枝,转眼间,二人便围着梅树之间的空隙间隔打了起来。

听言眼珠子滚动了数圈,之后埋头大口吃别的菜,也没言声。

谢芳华闻言道,“这是昨日发生的事儿”

能够协助柳妃出手,这么大的迫害和刺杀,她几乎觉得是天衣无缝的

燕岚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低叱道,“我可听我娘说了,英亲王府、永康侯府的男人,谁都不能娶了谢芳华,皇上是不会同意的。”

卢雪莹闻言露出惊异的神色。

“朕本以为,天下没什么难事儿是忠勇侯府做不到的,太医院的御医医术也未必高绝,能敌得过忠勇侯府私下请的神医。所以,一直以来,朕便没过问贤侄和贤侄女的病情。老侯爷,是朕对你的一对孙子孙女疏忽了,早该过问才是。”皇上叹息一声。

天下囔囔,浮世浮生,能与他骨血相连,溶血入骨,就算死亦无憾了。

连他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二人喷薄溢出的心头血,快速到极致的流逝的生命。

秦钰闻言顿时笑了,“京中虽无紧急事情,但是我听闻两位郡主妹妹要深夜前往临汾镇,我恐防夜里不安全,便前来迎接。”

言轻笑了一声,“传言云澜公子不善言谈,不理外事,似乎不是如此。”

二人也敏感地觉得不对劲,点点头,一个挑起帘子,一个撑了伞,扶谢芳华下车。

玉灼面色大变,“这是孙太医?他被人杀了?”

侍画、侍墨立即担心,“那小姐您……”

玉灼立即说,“还是我去报案吧。”

她垂下头,看着脚尖,并没有立即走回去屋里,寒风中,却丝毫不觉得冷。

不怎么样!谢芳华当没听见,迈进了门槛。

同样,刘侧妃所居住的西院的灯也一直亮着。

秦铮立即让开了身。

英亲王妃愣了一下,“有,怎么能没有?京中各大府邸,谁家都有别人家的眼线。”

秦倾点点头,张口含下谢芳华递来的药丸。

谢芳华来到床前,看了一眼秦倾,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放到他嘴边,“吃下。”

“嗯,咬到了!”秦倾声音有些低。

轻歌知道谢芳华另有打算,便不再多言,退了下去。

谢芳华自然明白秦铮是故意这般对待秦倾,也好解除程铭对他身份猜疑的疑惑。如今这样一来,将自己归结为江湖人,程铭自然也就打消疑虑了。

郑译和王芜对看一眼,也齐齐点点头,开口劝说秦倾。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

她的身体那么差,怎么能受得住有孕?想必十分的辛苦,这漫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能挺得过来吗?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随着三人进入,军营的门缓缓地合上。

“嗯?”秦钰一愣。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青岩立即应声,“是”

谢芳华转头看向二人,对她们道,“什么情况下,一个大家公子的院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女人?你们可能猜测得到?”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赵柯听罢后惊异不已,“你说公子竟然由得她靠得如此亲近?”

赵柯听罢,半响无言。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一行四人进了密室。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管家一惊。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她这样一想,心里顿时轻松了,秦钰陪着她送她去平阳城就去吧,连夜折返,他辛苦也就辛苦了,以后她一定万分小心不让他再管着,要烦也就烦秦铮一个。

侍画一怔,“小姐,十二个瓶子全部都带上这是半年的用量呢您是打算”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谢芳华同样没有多大兴趣,恹恹地道,“我想回府!”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掌柜的连忙笑道,“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第一次来,小店的荣幸,哪怕不赚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的银两,也想图个高兴乐呵。”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我在这里!”谢云澜依旧压抑的声音传来。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过了许久,谢芳华从天空收回视线,对风梨低声问,“云澜哥哥怎么了?他得了什么怪病?”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琴棋书画四位师傅分别叫李琴、孟棋、温书、楚画。宴府楼的大厨名叫何晏。这五人的名字自然不是生来就叫这个,据说是扬名后保留姓氏,改了后面的字,昭然其成就。

他说的无非是从来没见过秦铮对谁这么好,让他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嫉妒了。从她来了,感觉这个院子都不清冷了,怀疑难道女人真有驱寒的作用。如今府里都传开了,说秦铮对她如何如何。京城外面的人将她夸得跟天仙似的,说她是因为美貌征服了秦铮……

“今日燕亭说煮了梅花来喝酒,想必不错。要不你去采梅花,我们现在试试。”秦铮点燃了屋中的罩灯,对她如闲话家常一般随意地询问。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李沐清接过,点了点头。

郑孝纯站起身,对右相和夫人谦然地拱手,“舍弟纨绔,是父亲与我这个做长兄的管教不严,才酿成此大祸。”顿了顿,他跪在地上,“孝纯愿意顶替舍弟,任右相府杀剐打罚。”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谢芳华点点头。

小泉子在门口守着,吓得心惊肉跳。

秦钰闭上眼睛,“就算不为情,她也是我的表妹,我心何忍。”

“圣旨只说你进宫待嫁,并没有说不准有陪同之人。”谢云澜拿定主意。

“进宫待嫁就进宫待嫁吧这是皇上给忠勇侯府的荣耀,忠勇侯府怎么也不能不识抬举抗旨不尊。”谢芳华无所谓地道,“更何况,还以着奖赏秦铮的名义,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

忠勇侯点点头,请秦钰进画堂,然后对谢芳华道,“既然太子来接,你去收拾一下,带着待嫁的一应事宜,随太子进宫吧”话落,又补充道,“快速些,别让太子久等。”

忠勇侯见谢芳华走了,对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摆摆手,“你们也都去帮她收拾收拾。太子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下一局棋。”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几位夫人且坐着,不必避开,我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准还需要几位夫人给我娘拿个意见。”秦铮看了几人一眼,一句话成功地阻止了几人起身。

直到回到别院,打开门扉之前,秦铮再没说话。

秦铮瞪了林七一眼。

林七果真立即滚了下去。

秦铮不答话,站住脚,目光却落在李沐清的身上,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秦铮翻了翻,从箱子里翻出一件素净的烟罗锦递给谢芳华,说道,“去换了!”

经过昨夜,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怎么了?”秦铮立即坐起身,伸手拦住她。

“所以,才致使你心里困惑不解,百般忧思?”秦铮问。

谢芳华咬唇。

日色虽然将落,但还是白日,外面光线极亮。

“嗯。”谢芳华点头。

“催老前辈已经出了北齐,向西而去了,暂且还没有具体的下落。”侍画小声道,“不过侯爷和言宸公子如今在临安,临安大水很大,桥塌路毁,他们被拦在了临安。恰巧太子殿下治水,如今与侯爷和言宸公子赶在了一处。距离京城八百里地外。”

秦铮的手有些僵,但没拒绝,贴在他小腹上,静静的,带着轻轻的颤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