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方网址

树子梅-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183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1章:天地经纬

树子梅 41832

“好喽!”轻歌轻松地应了一声,出了房门。

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只信鸽飞进了别院,在屋到左相,说左相曾经不是如今这样锋芒毕露狠辣奸猾,翻脸无情谁的面子也不给,爱得罪人。有人说左相这些年,得先皇器重,官坐到左相这个位置,抓权争斗,势大了才与以前不一样了。”

...《粉妆夺谋》内容介绍:

“谢世子放心老奴一定好好照看着芳华小姐皇上只是见见芳华小姐,询问一番临汾桥和四皇子的事情。没什么大事儿,您放心吧”吴权低声道。

谢芳华想着秦浩昨夜回城的姿态,不置可否。

就这样死了?

谢芳华冷笑,“堂兄弟?你确定?”

谢芳华下了车,走向马车,来到那辆马车车前,伸手拿掉了那人头上的斗笠,只见那人歪着头,闭着眼睛,胸前插了一把匕首,已经死去。

侍画、侍墨立即担心,“那小姐您……”

侍画、侍墨下了马,来到谢芳华身边,二人浑身都是雨水,已经湿透,小声说,“奴婢二人进城报案很顺利,京兆尹这位刘大人听说后就来了。”话落,二人又道,“我们报完案去孙太医府时,太医府中竟然已经得到了消息,说有一个女子提前去报信了。”

“这就需要查查这个车夫的身份了。”谢芳华淡淡道。

谢芳华睁开眼睛。

谢芳华猛地瞪着他。

但是他总觉不止是这样,一定还有哪里不对。尤其是他对他说话的语气和情绪不对。

“侧妃还没睡!”小丫头收起讶异,往日这么晚的时候,大公子从不出现在这里。不过想想今日大公子去了左相府,午膳和晚膳都派人回来传话说不回府了,如今大约是和侧妃商量什么事情,连忙去屋里禀告。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燕亭顿时干干一笑,回头对三人道,“看见了吧!我说的没错吧!什么主子找什么样的婢女,这个听音姑娘脾气可大着呢,跟秦铮兄一个样,眼睛在天上,想理谁就理谁,想不理谁就不理谁。”

“左相和一众朝臣都同意了皇上的决定,圣旨已经下了,皇上派了身边的亲信带着圣旨前往漠北。骑快马日夜兼程,过年的时候应该能到达漠北戍边的军中。”燕亭又道,“这回他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京了,皇上没定日期,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也可能是三五七八年。”

离她远点儿。”秦铮脸色有些难看。

“是吗?”燕亭怀疑地看着他。

“呀,那是小白狐!”秦倾忽然转过身,惊喜地喊了一声。

林七站在门口,看着二人,想着谁能想到英亲王府内金尊玉贵的两个人儿偏偏会在这里自己下厨做菜?小王妃虽然糖盐不分,但是有小王爷看着她,而且很善于掌控大火小火,这菜的香味转眼间就飘了出去来,想不好吃都难。

饭菜摆上,秦铮和谢芳华落座,其余人也依次坐好。

他回过神,恭敬地对秦铮和谢芳华一礼,“小王爷小王妃。”然后,看了侍画一眼,“紫荆苑里传出消息,大少奶奶身体不好,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下体流血,十分严重。惊动了王妃,太医院里虽然有女医生,但是医术都不太出彩,而且太医院距离咱们府不近,所以,王妃请小王妃过去给大少奶奶看看。”

谢芳华知道他肯定是不想去紫荆苑的,本就对秦浩看不顺眼,更何况如今还是卢雪莹有事儿。她对喜顺道,“喜顺叔,你去告诉娘,我这就过去。”

谢芳华拂开她的手,对她道,“我把脉探出,她怀孕不足月,所以没被发现而已。”话落,见刘侧妃依旧不敢置信,她又道,“若是侧妃你信不过我,可以再请大夫来。”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别废话!让开床前!被这种毒蝎子咬伤,必须两盏茶之内控制毒素,否则,秦倾的小命就完了。”秦铮对三人挥挥手。

如今短短数日,自然是没办法肃清整个谢氏。看来待回京之后,要加速对谢氏的整顿了。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孟棋先是拿着岐山白玉棋摸索了半响,然后似乎才想起她不会说话,动手摆了一局棋,道,“别人都是由简入难,我们就由难入简。这一局古棋我一直没参透,我们一起参吧。”

谢芳华很想问他拿什么说动了英亲王妃。让堂堂王妃亲自教导她这么个小婢女,传扬出去,她的名声怕是又高了一筹。

...

“不了,我回府,王爷若是知道华丫头有喜了,一准也是高兴,我回去告诉他去。”英亲王妃说着,出了御书房。

李沐清微笑,“的确跟你比不了。”

李沐清一把将他拽住,“郑大人,你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吗?若是你跑了,我见到皇上,就将责难都推到你身上。你可以想象你以后的日子。”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所以说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这一次不同昨日谢芳华来时吃了半个时辰的闭门羹,而是军营的大门开着,有一位将士带着几个士兵等在大门口,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顿时上前,“小王爷小王妃。”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他是和衣睡的,衣服有些皱皱巴巴。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你吃得好了就好了!”谢云澜微微一笑,如碎了暖阳。

“主子!”春花、秋月关上房门,来到床前,低低喊了一声。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明夫人一惊,看着谢芳华,“这样的话,背后的人一定会大怒,也许会疯狂出手。”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秦铮听罢后问,“你从哪里得到的”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谢芳华中午没吃多少,也有些饿了,秦钰跟谢芳华差不多,所以,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安静地用膳。

秦铮和谢芳华出了皇宫,上了马车,秦铮对外吩咐,“去右相府。”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对春兰说,“你出去,将她叫进来。”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谢芳华摇摇头,“我如今不敢胡乱猜测,任何一种猜测,也许都会导致以后对方向判断错误,所以,等着我见了月娘,询问答案吧。”

秦钰颔首。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谢芳华拿到信,看罢后,一时脸色变幻了几番。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脱离了众钗,就如明珠被拂去了尘土,啥时宝气生辉。

聪,没错,还有一支,在后面的匣子里。”掌柜的立即道。

    谢芳华重新进了屋,四下打量一眼,有些茫然地试探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你在哪里?”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谢芳华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头一样地崩裂地疼起来。她想拼命压制下,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半响后,遂放弃,顺着门框,慢慢地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谢芳华心思一动,向外看了一眼,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谢芳华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

“这下面的方盒是王妃命兰妈妈给你选出的两套首饰,也命我一并带来了。”翠荷掀开衣物,露出下面的一个精致的方盒,她轻轻打开,里面珠翠首饰光华宝鉴。

“皇上已经前去府门口等您了。”小泉子立即道。

李如碧看了谢芳华片刻,忽然问,“能治好吗恢复我原有样貌吗”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右相也有些恼怒,看了荥阳郑氏的人一眼,拱手对秦钰道,“皇上,请移步客厅说话。”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多年来,是我带在身边教导舍弟,弟错,兄之过。”郑孝纯道,“请相爷和夫人责罚,孝纯愿一力代之。”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秦钰松开右相手臂,转身看向外面。

右相说他不是为了南秦皇室帝王,是为了谢英和崔玉婉,敬佩那二人大义,也是事实。

金燕站起身,对她道,“我现在就去找钰表哥。”

金燕平静地道,“你不喜欢我,我早就知道,不是一朝一夕了,你若是喜欢我,早就喜欢了。也不必等到现在。我也没有想用这个方法让你愧疚,更不会让你念我的情,我只是在做一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而已。与你有关,但又无关。”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御书房内,一时寂寂无声,秦钰大怒后,便是彻底的颓然默然。

“我知道了”谢芳华转身进了荣福堂。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等我能顺利大婚后,先给你娶一个。”谢芳华道。

谢云澜一叹,“芳华,我一直没有逼你,也没有迫你,更没有想过强求什么。你既然瞒下我,如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再乱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